有你有聲小說
有你有聲小說 - 有你有聲小說新書發布,找小說來有你

  驃騎,本名董俊杰,70后,國內軍事題材作家,編劇。擅長革命歷史、軍旅特戰題材創作,豐富的基層部隊生活閱歷使得作品中的小人物也能血肉豐滿活靈活現。從2003年出版第一部作品《榮譽之戰》后,陸續創作《抗日之鐵血遠征軍》、《特遣行動》、《山河血》、《血祭山河》、《暗》系列等30余部作品4000余萬字,其中九部已出售影視版權。根據驃騎原創小說《天師》改編的系列網絡大電影(七部)已陸續全網上線,《天師》前傳在同期眾多網絡大電影的搏殺中取得了收益180%的驚人成績,《天師》院線電影與手游同期啟動,目前創辦北京驃騎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驃騎,在網絡文學領域中,被尊稱為“頂尖軍事大神”,14年的創作,出版、網絡連載三十多部作品,四千余萬字,八部作品出售影視版權。他的軍事小說與眾不同,不僅僅因為他創作的故事靈感多來源于戰史文獻,用他的話說,真實歷史發生的事件,往往比杜撰的更精彩。驃騎擁有豐富的基層部隊生活經歷,更加理解懂得軍人的酸甜苦辣,所以他創造了一個不一樣的軍事小說世界。

  驃騎原名董俊杰,喜歡霍去病,《史記·衛將軍驃騎列傳》,元狩二年春,以冠軍侯霍去病為驃騎將軍。他取筆名為驃騎。在他眼里,驃騎代表著一種銳意進取和進攻精神。

  驃騎未及弱冠就在父輩的鼓勵下參軍入伍,野戰部隊的甲種師,攻如猛虎的大功團。驃騎回憶當時部隊條件非常艱苦。1993年,部隊老舊的蘇式營房四面漏風,冬天里房間放一杯熱水,十幾分鐘就結冰碴兒了。回憶起來,驃騎覺得當年在瓢潑大雨中唱著軍歌急行軍,簡直豪氣沖天,連當年打靶不及格,低姿匍匐兩公里,累得半死之類,回憶起來都是寶貴的人生歷練。

  那會兒部隊非常艱苦,到了冬天沒幾個菜,不是水煮白菜,水煮蘿卜,就是咸黃豆。驃騎要說在連隊里最驕傲的事情,當屬1995年在朱日河演習,紅藍兩軍犬牙交錯,紅軍實施反沖擊,他一個人沖進藍軍的裝甲集群整休營地,藍軍一百多輛坦克裝甲車,兩千多人,而他就一個人,一具反坦克火箭筒。

  然后,他被通報表揚,據他分析,當時領導也非常無奈,只能說是太勇敢了。兄弟們問驃騎藍軍的伙食好不?結果聽了他的描述,個個摩拳擦掌,準備夜襲藍軍炊事車。原來他在藍軍吃了半臉盆的紅燒肉拌米飯。“當時,都不知道是怎么吃下去的?當年部隊改善生活的次數不多,就過年、八一建軍節和國慶。而且吃肉不管夠,一個班12個人,一只營養不良的燉雞,一條魚,幾個炒菜,就沒了。”

  驃騎早年在部隊有個外號“某哥”。聽著極其威武,很有故事,實則在內蒙古草原演習的時候,一只狼叼走了他的午餐肉,對吃方面心胸并不寬闊的他以為那是條狗,拎著大棒子追著一頓猛打,那狼被他打蒙了,嗷嗷叫,到處亂竄。后來才知道,那是狼,想起來都后怕得要命。

  訓練緊張,生活條件艱苦,驃騎還是覺得部隊生活充滿樂趣,冬季的夜晚寒冷睡不著,就在爐子上烤饅頭,大家壓低嗓音聊天。當時一個排30幾個兵,真正的天南地北、五湖四海。

  驃騎是第一代獨生子女參軍的。大家天南海北,胡說八道,給了他很多靈感,之后他創作的很多故事都是在部隊訓練之余聊天時候聽到的。部隊逢節就要戰備,取武器,打背包,然后就是漫長的等待,閑極無聊大家在床板上侃大山。

  侃大山的素材漸漸成為驃騎豐富的創作資源,他記得有一次半夜兩個人站崗,驃騎和同崗四川兵相互講鬼故事,結果把兩個人都嚇壞了,差點脫崗。

  那會兒娛樂很少,聽收音機算是一種奢侈的享受,營房里面信號不好,他舉著收音機聽評書,結果困了,脫手砸自己臉上。以前的收音機個頭很大,砸一下滿臉花,真的很痛。軍營生活沒有那么多壯懷激烈,更多的是細節。

  驃騎回憶道:“當過兵,才更能理解軍人。當年很艱苦的條件和日子,現在回憶起來是非常美好的,換今天話說就是生活閱歷和經歷,沒當過兵,感同身受,靠杜撰寫不出有血有肉的人物。”

  驃騎創作第一部軍事小說是2003年,那時的電腦裝配還是聯想1+1,用DOS命令操作,后來能夠撥號上網了,論壇上出現了一批很激進的軍事小說,但那時候的作者都是很不負責的,往往寫幾章就爛尾了,看幾章就斷了,驃騎一怒之下決定自己寫。第一部作品《榮譽之戰》是二戰題材,關于遠征軍殘部反攻回國的故事,寫得非常愉悅,“其實這是一部自己寫給自己看的小說,當然了,在創作中還有一些遺憾。”

  《榮譽之戰》根據驃騎讀過的軍作戰機密日記完成的故事構思,而創作的樂趣就在于對史料的延展想象。他寫了三個多月,90萬字。他寫得很快,讀者看后爭論起來更猛,幾派讀者大混戰,一晚能吵1000貼,眼花繚亂。

  當年論壇里高手非常多,建議和意見鋪天蓋地,驃騎也是虛心聽取,堅決不改,畢竟我的故事我做主。最驚奇的是書還沒寫完,有臺灣的出版社找上門要求出版。他拿那人當騙子,晾了兩個月。驃騎笑道:“那會兒感覺出版是很神圣的。怎么可能我隨意寫,就出版了?”第一部書順利出版,他父母不相信兒子居然出書了,等到連同事都夸他們的兒子小說寫得好,才相信驃騎真的出書了。

  此后驃騎的創作一發而不可收,有時候同時寫兩部,不同題材之間的切換能讓靈感始終保持滿格。第二部就是《天師》了,風水玄術方面的。與低姿匍匐兩公里相比,寫作對驃騎是一種享受。《天師》最先改編成網劇開播。他半夜寫鬼故事寫得非常過癮,一個晚上汗毛都立著,就跟當年半夜站崗和戰友互相講鬼故事那樣,自己嚇唬自己。當年站崗講鬼故事,他把部隊的廁所描繪為鬼廟,為了讓人相信,甚至引經據典,結果自己都不敢去了,繞半個駐地舍近求遠去南邊方便。故事是編的,但是傳的人太多,就成真事了,竟然連驃騎自己都信了。

  《抗日之鐵血遠征軍》是驃騎在網絡上傳播最多的作品。為了寫遠征軍這個題材,他去了騰沖采風。當時遠征軍老兵還有一些人在,他住下來,對這些老人進行走訪。老人的方言很難聽懂,隨行的所謂當地翻譯也是經常兩眼發直。驃騎只能回到住處后整理錄音資料,一遍遍聽。

  最痛苦的一次創作,有一次十幾人的采風組陪著他行車近萬公里,耗時半年,就是不知如何切入,寫出來總是感覺老套,刻板,人物不鮮活,不夠靈動,最后在甘肅省的兩當縣找到了靈感。兩當縣在秦嶺山脈中,山水秀美,民風淳樸,大部分老百姓還保持著過午不食的生活習慣。驃騎在陜北的老鄉家里居住,半夜工作,直到中午起床。老鄉都很詫異,這家伙靠什么生活?他一個人每天在村子里面溜達,找人聊天,尋找自己需要的線索,每每總能有收獲。有一次,一個村民帶他去采風老軍人、老革命。“采訪了一半,我發現問題了,這位老軍人不是八路軍,也不是軍,而是常言說的皇協軍,俗稱東北紅袖頭,后來這個皇協軍起義了。”遇到這些人,聽到大量真實新鮮的故事,創作中的人物一下都涌現出來了。真實發生的事情,比編劇作者自己閉門造車杜撰的更吸引人,因為那些人是活生生的親歷者。

  采風有不易之處,查閱史料也非易事。“為了做抗戰期間作品的準備工作,我從俄羅斯、烏克蘭等地買回史料,那都是俄文,市場翻譯價格驚人,無奈之下,我這個俄語盲自己查俄文字典和中俄對應翻譯書籍,倒騰大半天,大概知道這篇資料講的是什么方向的內容,然后再請人翻譯。有一次我連續兩個月泡在國家圖書館和第二檔案館里,早上多吃點,中午不吃飯,晚上回來才能吃一口,如此保證時間來查閱大量史料。”對于為了一盒午餐肉連狼都追打的驃騎來說,實非易事。

  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創作也是如此,唯有充足的準備,才會有好作品的誕生。在創作中,驃騎最有代入感的人物形象是《抗日之鐵血遠征軍》中犧牲的一個老兵。這個小人物一直想回家,落葉歸根,他做了很多努力,最終是徒勞,偏偏要埋骨莽莽原始森林。創作的時候,驃騎化身為這個老兵,思鄉、不甘、恥辱交雜在一起,入戲太久,結果讓他久久不能釋懷。

  “我的遠征軍小說寫得比較早,以小說為載體,揭開一段塵封的歷史,闡述清楚了中美蘇日英、五國六方的真正歷史,美國二戰援助中國的軍援都用在了滇緬戰場,國內戰場所得微乎其微,抽調了我們最精銳的部隊去替英國人保衛印度,最后又在雅爾塔會議出賣中國,這就是真相。相對枯燥的史料,通過小說讀者更容易了解歷史。”小說在網絡上被十幾萬讀者收藏,讀者看過總問,這是真的嗎?驃騎不得不一次次回答:“是真的,細節上略微有點故事加工。”

  《抗日之鐵血遠征軍》8個月的創作,240萬字。小說寫完后,驃騎直覺痛快淋漓,因為在小說最后部分,他徹底任性了一把,架空歷史,讓遠征軍登陸日本,火燒東京……讀者反應強烈,頓時轟動,不過小說出版時這些虛構的內容全部刪除了。

  遠征軍現實版是非常悲慘的,“避免戰爭最好的方式就是擁有強大武力作為后盾,從古至今,真理只在大炮射程之內。”驃騎對軍事小說的理解立場強硬,“很多作品對敵人仁慈,展現仁義,戰爭就是戰爭,是死亡和殘酷的,宋襄公那套不是什么君子風度,騎士精神,而是迂腐,只能喪師。”

  驃騎曾對自己的讀者做過調查,結果男性占98%,多是,熱血青年。他也研究過點擊率相當驚人的幾篇小說受歡迎的原因,“我想是因為小說結合史實,讓讀者在體驗血肉橫飛戰爭殘酷的同時,讀懂了歷史,知道了真實的歷史實情。”

  驃騎表示,“當今軍事作戰理論、理念在不斷更新進步,軍事小說與時俱進沒問題,但我們若要用21世紀的軍事理論戰略、戰術去寫革命戰爭時期或抗戰時期,就有待斟酌了。”

  地道戰、地雷戰是一個時代的經典,正如中國人民志愿軍曾經“硬干”多達17國的聯合國軍,美國歷史上唯一一次在沒有取勝的停戰書上簽字,這些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的輝煌。時代在進步,軍事科技也在進步。驃騎說,“新的軍事小說的魅力正在于新與老的交替和碰撞,高科技武器確實有其優勢,但我們不能忽略最基本的存在就是人,圍繞著人性,人主導一切。無論是扣動扳機還是按下發射按鈕,都是需要人最后判斷來完成的。”

  在軍事題材小說創新上,驃騎認為,軍事題材不是單一的,多題材、多元素的完美融入與組合,也是創新的一種方向。“比如軍事與神秘主義、黑科技結合起來,美國英雄拯救地球次數太多了,也該輪到讓中國軍人拯救地球了。”給讀者一種新鮮感,有專業的軍事內容,更有神秘未知的探索。他的《特遣行動》,剛剛完成的新作《零點》都是這方面的作品,在驃騎的心目中,英雄就是隨時為國家利益赴湯蹈火的那些人。坦白講,讓我做英雄,我要考慮,要下決心,很大決心。

  如今驃騎離開部隊,獨自創辦公司,開始全職寫作。“我們為了抗日戰爭付出了慘痛的代價,這事一場血肉與鋼鐵的抗爭,一場民族生死存亡的較量。”驃騎作為作家,長遠的雄心就是為這段歷史寫出佳作。對他而言,尊重這場戰爭,也是尊重犧牲的先烈。

  離開部隊的驃騎依舊喜歡穿軍裝,尤其喜歡穿歐美一些軍用商務服裝。驃騎喜歡運動,不再是匍匐而是中醫針灸按摩;最理想的生活就是餓了有飯、渴了有水;感到最幸福快樂的事情居然是吃飽了,不用刷碗!正經起來,驃騎會說,“在創作寫作的路上我才剛剛起步,堅信有一天會馳騁汪洋。”

  1.《詭局》: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變后,日軍威逼平津,北平故宮博物院數十萬件文物緊急向西安、南京轉移,一九三七年,日軍圍攻南京,尚在南京城內沒來得及向武漢轉移的一批文物被迫向徐州方向突圍轉移,國共兩黨、民間愛國人士與日本特務斗智斗勇,為保護文物安全作出了巨大犧牲。

  賞析:《詭局》是諜戰題材,綜合了多種元素,故宮國寶南運途中護寶與奪寶、諜戰中的經濟滲透、驚悚的墓中墓傳說等,所有看似光怪陸離的事件全部能從科學的角度進行解釋,也是詮釋先人智慧文化傳承。作者對自己描寫的人物比較滿意的就是《詭局》中的宋遠航,敢愛敢恨,敢于挑戰強權和舊時代的陳規陋習。

  2.《特遣行動》:前特種部隊軍人龍雨在退隱后因任務需要而再次復出,面對自己最后一次輕松的保鏢任務,龍雨卻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危機感!在保護探險隊深入亞馬遜熱帶

  雨林秘境的前夕,探險隊在第一前進營地遭遇了奇異的襲擊,隨后由于領隊對龍雨的不信任,龍雨一度退出了探險隊的行列。

  賞析:是退役特種兵加神秘主義與黑科技題材,有失落在神秘雨林中的秘境,還有神秘莫測的失落文明,故事居然是探索人類的起源,企圖還歷史一個線.《抗日之血祭山河》:一寸山河一寸血肉!一寸山河一腔熱淚!一場決定了中華民族生死存亡的戰爭。是坐以待斃,還是卑躬屈膝?或是奮起反抗!置身于淞滬會戰之中的高飛拼盡全力去與命運抗爭!淞滬血、南京魂、中華淚,二十五次正面戰場會戰,無數次淪陷區抗敵,唯有倚靠鋼鐵般不屈的意志。

  賞析:這是史詩般的正面抗日戰場小說。有二十五次正面戰場會戰,小人物高飛每一次的抗敵,都是悲壯不屈,屢戰屢敗,屢敗屢戰,但這就是中國軍人的精神,就是我們中國人鐵打的脊梁。(原標題:驃騎 新軍事小說的魅力依舊是人)

文章信息

分類:軍事網游

分享: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回復

Post Comment

評論
首頁
回頂部
真人游戏豆瓣